您现在的位置: 天天好彩制 >> 故事大全 >> 鬼故事 >> 恐怖故事 >> 正文

恐怖故事:还阳记

时间:2015-10-28栏目:恐怖故事

  恐怖故事:还阳记

  作者: 邓贞兰

  刘庙出了天下奇闻:马老头死后被儿子装棺偷埋了,不料半夜还阳,又回到家里。一时间,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的。

 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。刘庙有个出名的小伙子名叫刘鹏,出身木工世家,几代人都会做琴做筝等民间乐器。他懂音乐,会演奏,长得清瘦,个子小,体重不过百来斤,一身女人骨头女人肉,说话也是女人腔,唱歌唱戏超女高音,所到之处总是一鸣惊人。演戏他都是扮演女主角,开口便来好,再加上他平时的举动打扮都像女郎,因此大家给他送了个外号"假闺女".他是农家艺术团的一名主演。

  刘鹏的媳妇柳花,芳龄20岁。不胖不瘦,细皮嫩肉,细细的腰,高高的胸,走起路来带香风。黑发披肩飘柔,面似芙蓉花。长着一对"会说话"的勾魂眼,一笑俩酒窝儿,人送外号"赛西施".不管是小伙子,还是老光棍儿,是谁见谁爱。她天生一副金嗓子,且能歌善舞,也是艺术团的名角。刘鹏和柳花从谈恋爱到结婚,一直恩恩爱爱,是人们称赞的一对模范夫妻。

  可是,好景不长。"假闺女"嗓子好,艺压群芳,受到一些女名角的嫉妒,有人在食物中掺入破嗓灵,使他的嗓子突然变坏,沙哑无音。经治疗无效,受到艺术团的冷落,他一气之下,自动离团。

  一个男子汉,长了身女人骨头,出力不行,做生意不中,全靠媳妇养活,花一个小钱儿也得跟媳妇要。媳妇烦了,不时给他冷眼恶语:"靠我养你一辈子?人家能出外打工挣钱,你是属狗鳖子的?"刘鹏失去了夫妻情、夫妻爱,再也得不到媳妇的一个吻。两个人本来好得如胶似漆,如糖似蜜,可如今,男人再想"那个事儿",只是一厢情愿。女人不喜欢也不 要紧,最不该那天晚上刘鹏被柳花连推加蹬,"唿嗵"摔下床来,摔了个鼻青脸肿。而她见了大款朱老五,总是给个甜蜜的笑,朱老五更像狗舔磨盘打圈子转。

  男人总是有点骨气的,刘鹏一恼,外出打工去了。临走对媳妇说:"不混出个人样,永不回家!"刘鹏走后,一封信没给家写,一次电话也没打。柳花倒轻松了许多,像松了绑,说笑打闹,无所顾忌,而且穿戴更露,打扮得更妖艳。

  再说刘鹏打工来到深圳,真是"出门时时难",三天没找到活干,都嫌他个小人瘦,不是个干活的料。

  一天,他来到一家古筝店门口,适逢店铺开业,请来一班乐队演奏,吸引了不少观众和买主。有些买主不懂乐器,见他在眼前看得出神,就请他帮忙挑挑。他也不推辞,即兴演奏了一首古代名曲。那真是一鸣惊人,令人叫绝,连老板和演奏师也惊呆了。他直夸"好筝,好筝!"顾客争着抢购。老板喜不自禁。当得知他是个打工者,不仅会演奏,而且还懂设计和制作,老板便以高薪聘用了他,并让他担任了质检科长。人走时运马走膘,他成了老板的大红人。

  北京召开古筝展销会,老板叫他参加,回来正好经过他的家乡刘庙。

  刘鹏是憋着一肚子气离家的,离家后更担心媳妇赛西施"红杏出墙".他决定顺路回家看看,而且要深夜到家,给妻子来个出其不意。

  此时正值夏季,到了夜里,刘鹏才进村。村民们灯火已熄,天空阴云密布。他家住在村西头,独门独院。他来到家门口,只见大门已闭,用铁链从里边反锁着。从门缝里可以看到卧室里还亮着灯。他知道钥匙就在门里的门撑上挂着。他轻轻推门,从门缝里勾出钥匙,打开锁,进了大门。然后又轻轻锁上,悄悄地来到窗前。听到卧室内有男女说笑声,便轻轻拨拨窗帘,木匠吊线似的朝里一望:??!微弱的灯光下,床沿上,一男一女笑眯眯地对面而坐,女的上身裸露,下身只穿一条短裙;男的肥头大耳,穿一身短褂短裤,窃窃私语。二人像磁石般,互相拥抱着,吻着。二人嘻嘻哈哈滚在一起,刘鹏看得清清楚楚。这女人就是媳妇柳花,男的是狗肉馆的经理朱老五!刘鹏恨得咬牙切齿,浑身发抖:一对该杀的狗男女!

  刘鹏顺墙根儿摸去,摸到一把砍柴斧,双手紧握斧把,挥斧冲向房门,他要来个突然袭击,破门而入,杀他个脑袋开花鲜血溅地!猛一转念"每临大事有静气,鲁莽使人后悔迟",不忍,将是两条人命,自己也难逃法网。他长出一口气,手软了,将砍柴的大斧稳稳地放在门旁,停了停,拍门喊道:"柳花,柳花……"正在疯狂快乐的朱老五和柳花,被这突然的拍门喊叫声吓坏了,他们万万想不到刘鹏会在这不年不节、漆黑的夜里突然回家,而且正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!真是鞋里长草——慌(荒)了脚!"叭"的关上了床头灯。

  刘鹏又一阵喊叫,柳花战战兢兢地问:"谁?"

  "我,刘鹏!"

  柳花故意说:"刚刚睡倒,你回来的真不是时候……"说着打开电灯,慢慢去开门。?

  刘鹏堵着房门,问到:"那个人呢?"

  柳花故作不知:"哪个人?"

  "朱老五!老邻世交的,没事儿,出来吧……"

  他们见瞒不过,柳花说:"这几天小偷、歹徒横行,又加上马大伯刚刚死过,我胆小害怕,特让老朱哥来家长胆的……出来吧……"朱老五像条夹尾巴狗,翻穿着小褂从床下爬了出来。跪趴在地上,浑身筛糠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刘鹏强压怒火说:"起来吧,没事儿……"柳花见丈夫举止平静,说话温和,渐渐放下心来,说:"趴在床下给俺看家,帮俺长胆,(天天好彩制)委屈你了。"刘鹏又说:"该感谢五哥,咱喝点儿……"他问媳妇,哪来的狗肉味。媳妇告诉他,是五哥送来的,"还热着呢,家有高粱酒,您喝点吧。"朱老五和刘鹏也顺水推舟。

  柳花拉过桌椅,又端水让他们洗了手脸。她端过狗肉,拿了两瓶高度白酒高粱烧,全都打开,几个大酒杯,一一斟上,三人一起喝起来。柳花心中有鬼,假装亲热地双手端给丈夫:"先敬你两杯辛苦酒,给你洗尘接风……"柳花半年多从未这么热情过。刘鹏接过,一饮而尽。刘鹏本无酒量,又憋着一肚子闷气,两杯酒下肚,顿时面红耳赤,头晕脑涨。朱老五连夸"好酒量",柳花也笑着夸丈夫是"见过大世面的".接着向老五使了个眼神。

  朱老五会意,端起两杯酒,点头哈腰给刘鹏敬酒。刘鹏说话已舌根发硬,摆手推辞。老五双手举杯"扑通"跪倒:"老哥敬你了,不喝我就不起来……"一个狗熊似的汉子,双膝跪在瘦小的刘鹏面前,是儿子也不能这么孝敬。刘鹏接过来,两杯酒又一饮而尽。

  以前搞演唱,为护嗓子,刘鹏从不沾烈酒,这会儿,四杯烈酒下肚,而且喝得又猛,怎能受得了,不一会儿便眼神痴呆,仰脸看天,眼珠不转圈儿,脚似踏棉絮,两手颤抖,东倒西歪,说话像破锣了。"我……没晕……"朱老五喊着吃菜,他已经手不能拿筷子了。

  柳花和朱老五相对一笑,她看看酒瓶,都已见底。见丈夫仰卧椅子上,又从厨房里拿出一瓶,打开后斟上两杯酒,端过来说:"咱共同喝杯夫妻团圆酒……"刘鹏呜呜噜噜答着:"喝……"柳花把酒灌进丈夫口里。刘鹏渐渐地垂下了头,闭着眼睛,口里哼着:"你们的事儿……我……全看见了……俺表哥,是法官,仇……早晚……得报……".

  俗话说,酒后吐真言。柳花和朱老五一听,顿时面色阴沉。丑事败露,"财郎"与"美女"一对"野鸳鸯"心神不定。

  刘鹏醉得像一滩烂泥,柳花让老五把他抱到床上。为了除其后患,二人决定对刘鹏下手。

  朱老五杀猪宰狗,本来就心毒手狠,如今柳花又在一旁怂恿,朱老五胆子更大了。柳花递给他一根麻绳,朱老五接过,套在刘鹏的脖子上,绳头穿过床撑,使劲猛拉,柳花紧按着刘鹏的身子。转眼之间,刘鹏便乌呼哀哉了。

  刘鹏的尸体怎么处理?朱老五说把他埋了。柳花想想说:"本村马老头刚死过,被儿偷埋到村西的野狼岭,不如趁夜深天黑,把刘鹏的尸体与马老头儿埋在一起。都知道刘鹏出外打工去了,夜里回来谁也不知道,外人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安全可靠。"朱老五听了点点头。二人把刘鹏的尸体装进一条大口袋里,朱老五扛起口袋,柳花扛着锹,顺小道摸向野狼岭。

  野狼岭荆棘丛生,荒坟遍野,山猫、狐狸时常出没,不时有猫头鹰的笑声。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雷声隆隆,一道道闪电从空中划过,令柳花、朱老五胆战心惊。

  二人摸到马老头坟前,二人用铁锹扒开了小土坟,心惊肉跳地打开棺材盖。

  棺材里一片漆黑。突然,天空一闪,接着头顶上"咯嚓"一个炸雷!只见马老头儿瞪大双眼,"啊"了一声,顺势坐起!柳花和朱老五吓得"哇"的一声,昏倒在地上。

  原来,马老头的两个儿子都不愿养老,爷儿仨为这事大闹一场。马老头一气喝了一瓶烈酒,赶上气头上,一下倒地背过气了。儿子见他死了,怕火化花钱,当晚立即装棺偷埋了。马老头经震动醒酒,正欲起身,适逢一对狗男女伸手,才出现了后来的惊人一幕……马老头儿走出棺材,发现了口袋里的刘鹏,刘鹏经过颠簸,又有气儿了,死的又活了,死人还阳了!

  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